葉修本命 haruka初心 樂樂我愛你!

【all叶】hey,baby(一发完结)

猴子:

【all叶】hey,baby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H市的夏天概括起来就一个字——热,令人发闷的热。吸一口气,都觉得鼻腔里面黏糊糊的,带着一股子腻。


叶修站在兴欣训练营外的窗户旁,嘴里叼着烟,一边做着手操,一边对着窗外发呆。此时已是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世界冠军加身的叶修归国回家,叶家老爷子不仅没生气,还以英雄凯旋的阵势大摆了一桌。叶修也一下子从叶家不孝子,变成了国家功臣。


苏沐橙听他这么一说,当机立断地携着陈果到了B市,邀请叶修担任兴欣的战术顾问以及训练营的导师。叶修本来是犹豫的,但无奈陈果说给叶老爷子的话太漂亮了!


陈果说:“只有叶修才有能力培养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这话一落,叶老爷子的左眼一个冠,右眼一个军,头顶两个大字——世界。他的爱国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当即把才回家不到十天的叶修赶出来了家门。摔上门前,老爷子留了句话——“培养不出世界冠军,你就别回来了!”


叶·被赶出家门·修微微一笑,转身上路的动作扬起了衣袂,隐约间带着一丝腥风血雨的架势。


不过就算有叶修担任战术顾问,兴欣这个赛季的成绩依然不如上赛季漂亮,但止步八强对于兴欣这样才加入联盟两年的队伍来说,也算得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不过在网游里有关抢BOSS等方面,兴欣的成绩可谓是独领风骚,即使现在是夏休期,众多职业选手都进入游戏,开始了抢BOSS的大战,也依然阻止不了兴欣的势头。


叶修这个人,是相当接地气的,他训练的方式里可是包括了抢BOSS这么一栏。兴欣训练营里的少年郎一个不少的被他拉上了战场。众人实力不俗,再加上叶修这么一个BOSS中的绝对头目,让兴欣公会仓库里堆满了好货。


现下抢BOSS完毕,叶修得闲,出来抽根烟。


他的视线盯着外面,脑子里却想着训练营发展的事宜。忽然,他的视线凝集到了一个点,那是路边的垃圾堆。


叶修会注意到那里,是因为原本安静的垃圾堆里,忽地钻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还一拱一拱的。


什么东西?


叶修打开玻璃,热浪拂过他的发梢。他探身出去一看,这……似乎是一只狗?


与此同时,那只狗抬起了头,像是看到了叶修一样,摇了摇尾巴,还张了张嘴,似乎在说:“汪。”


[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陈果走进上林苑的门,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食物变质的馊味。


她疑惑地问身后跟着的唐柔:“我昨天晚上忘记倒垃圾了?”


“没有啊。”唐柔也闻到了。她捂着鼻子先一步在屋子里找寻起来,终于在一楼的卫生间里找到了气味的源头。一只浑身脏兮兮,隐约看得出来是白色的狗正半蹲着拉臭臭,旁边同样蹲着的叶修手里拿着厕纸和厕所刷。


“你捡的?”唐柔有些惊讶。


“嗯。”叶修道,“看着怪可怜的。”


说话的间隙,狗已经拉完了屎。叶修正准备处理,却在看到那画面的时候眉头一皱,居然是稀的。


“吃坏东西了吧?这狗。”


“很有可能。”叶修点了点头,把纸放下,换了个装水的盆,把脏东西冲走。


陈果这时也凑了过来,一见那狗的样子,立刻黄少天附身:“这狗怎么这么脏?多久没洗澡了?快让开,让我给它洗个澡。你看这可怜巴巴的。”


叶修笑着让出位置:“那敢情好。”


小狗很快被陈果洗干净了,吹干之后一片白毛,像个球。


“这是萨摩耶啊!”唐柔说道,“这么大点的萨摩耶,还没有长大吧。”


“萨摩耶很贵吗?”叶修问。


“还好吧,挺常见的一种狗。”唐柔答。


叶修哦了一声,伸手摸了一把狗的脑袋。白色的小狗立刻摇着小根的尾巴,仰着头与他亲昵的玩耍。那乖顺的模样,让叶修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老板娘,这儿能养狗吗?”


陈果呆了一秒,不禁白了他一眼:“这么小的狗,你好意思让它出去自生自灭?”


“就是。我就知道老板娘你宅心仁厚,绝对不会让这种小生命出事的。”叶修说话的间隙摸出一根烟,随手点上。可下一秒,小狗就咔咔咔地喘着气,像是被东西卡住了一样,弄得叶修赶紧把烟给掐了。


“别不是被东西卡住了吧?”陈果也伸手摸了把小狗,脸上带着担忧。


叶修点点头,附和道:“很有可能。说不定是吃了什么垃圾之类的。”


一行三人当即带着小狗到了附近的宠物医院。一路上小狗总是不停地喘着粗气,要不就是一副干呕的模样。


“它不是在干呕,”宠物医生老刘看了一眼小狗,笑着道,“它是在咳嗽。这狗多大了,注射完疫苗没啊?”


叶修摇摇头:“不知道啊,这狗是我捡的。”


老刘点点头:“那先做个检查吧,看看有没有细小犬瘟。”


叶修等人都不懂,自然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过了几分钟,老刘脸上的笑脸就没了,他皱着眉头对叶修道:“这狗得了犬瘟啊。”说着,他反复检查了小狗的眼睛还有脚垫,下了结论道:“是早期。”说话的同时,他翻看了小狗的牙龈,眉头皱得更深,“这狗严重贫血啊!”


叶修没想到捡的狗有这么多毛病。他低头看着小白狗,后者也正好抬头看他,尾巴摇啊摇的,还起身往他手上蹭。那黏糊的劲头让叶修的心软乎乎的。


“那还有救吗?”叶修问。


“有是有,只是太小了。”


“哦。”叶修问,“多小?”


老刘:“一般情况下是百分之二十。只是你这狗有严重的贫血,抗生素什么的又特别消耗红细胞,所以保守估计,只有百分之五的几率能救活。”


陈果和唐柔俩妹子一听这话,顿时不落忍,摸狗的手都忍不住放轻。叶修倒是平静:“那好,那就治吧。”


老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很有可能钱花了,救不活。”


叶修笑着说:“万一给救活了呢?这好歹是一条命了。”


老刘沉思了片刻,接着说:“那你去农大的附属宠物医院看看吧。那里的医术和医疗器械都比我这儿好不少,说不定你过去了,希望会更大。”


叶修又是哦了一声,道了谢,转身抱着狗走了。


谁知到了农大的附属医院后,医生直接不给救了。


医生说:“贫血太严重,就算是每天输血浆,也救不回来,放弃吧。”


叶修什么都没说,转身又抱着狗回了老刘那儿,扔下一句话:“能救就救吧。”


至此,小狗开始了犬瘟治疗。只是老刘这儿的设施不算好,单间病房什么的,早就有狗住进去了,叶修只能每天带着狗去输了液,又抱回上林苑来。


原本只是一件平常的事,说不定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这狗死亡或者活下来都引不起什么大的反映。但苏沐橙发了一条信息,立刻就让这变成了一件大事儿,一件众多职业选手都关心的事儿。


苏沐橙发了什么消息?


其实就是一张图片,发在了职业选手群里。照片里是叶修怀里抱着狗。他低头,狗仰头,一个眼神温柔,一个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真是好一副主人和宠物间亲昵相处的画面。


鸾珞音尘:好可爱!!!这狗是叶神养的?忽然好想做那只狗怎么办?


夜雨声烦:…………


生灵灭:……小戴,冷静。


鸾珞音尘:队长,我做不到啊!!!


夜雨声烦:@君莫笑,叶修,你什么时候养的狗啊?


一枪穿云:好看。


无浪:确实好看。


顿时,下面一排@君莫笑的人出现,后面都接了一句好看,也不知是在说人,还是在说狗。但叶修始终没有出现,他此刻正坐在治疗室的椅子上浏览网页,全是有关狗瘟的信息。在他脚边的笼子里,捡来的小狗正在输液。


这么多得犬瘟的狗当然有治好的,但更多的是没有治好的。叶修叹了口气,心情有些沉重地看着脚边的小狗。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正闭着眼睡觉的小狗立刻就翻身坐了起来,看着叶修猛烈地摇尾巴。那可爱的模样让叶修忍不住伸手进笼子里摸了摸它的脑袋,声调温柔地道:“加油啊,小狗。”


等叶修想着登QQ的时候,已经是小狗即将输完液的时候了。滴滴滴的声音响个不停。叶修打开消息盒子一看,有些震惊,这莫名其妙的竟然有这么多人给他发信息。他一一点开查看,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在问他养狗的事情。


他关闭了这些消息,进群里说了一句。


君莫笑:昨天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当时看起来脏兮兮,没想到洗完之后还挺可爱的。你们千万不要羡慕我的运气。


叶修说完,就关了群,点开了黄少天发来的信息。


夜雨声烦:叶修,你在哪儿了?


夜雨声烦:游戏没上,QQ也不回,不会是被狗咬了,跑出去打狂犬病疫苗了吧?


君莫笑:你千万别来兴欣,来了肯定让你打几针疫苗再走。


夜雨声烦:我去!你这是威胁我啊!我截图了,我要是在兴欣出了事,这就是证据。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好了,说正事,你在哪儿了?


叶修有点好奇这黄少天找他有什么正事。


君莫笑:在宠物医院了。


夜雨声烦:狗在你旁边吧?


君莫笑:嗯。


接着,黄少天就发来了一个视频的请求,后面连续跟着好几条消息。


夜雨声烦:赶紧接,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儿子。


夜雨声烦:叶修,你可不能阻止我见我家小宝贝啊!


君莫笑:……它是母的。


叶修还是接了视频,这时,老刘走进来拨了输液的管子,告诉叶修已经输完了。叶修道了谢,俯身将狗抱在了怀里,给黄少天看。


“看吧,我家小宝贝儿。”


黄少天没想到叶修真的会接视频的请求,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当即嚷开道:“乖乖乖!咱家小宝贝儿怎么这么可爱!老叶,这真是你捡来的?这肯定是我家以前那只狗的远房亲戚。”


叶修呵呵一笑,伸手抚摸着小狗的脑袋。而小狗则表示亲昵地舔了舔叶修的下巴。


看到这幅画面的瞬间,黄少天忽然有点想@戴妍琦,并强烈地表示他也要加入“变成那条狗协会”。


黄少天的脸红了,只是视频的原因,叶修看不清楚。黄少天咳嗽一声,眼睛瞟到了狗前爪子上的丝带,问:“它爪子上那是什么啊?”


“滞留针,输液用的。”


黄少天有些担心:“小宝贝儿生病了?”


叶修嗯了一声,声音有些低哑地道:“狗瘟。”说这两个字的瞬间,叶修的眉眼中带上了怜悯,说话的语调都变得温柔又含着一丝难过,“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像是感染到了叶修的心情,小狗将脑袋放在了叶修的胸口,蹭了蹭,那可爱的模样,立刻又让叶修笑了起来。


黄少天看在眼里,顿时忍不住开口道:“肯定能治好,你别担心,吉狗自有天相,你就放心好了。”


叶修嗯了一声:“但愿吧。”


视频完毕,叶修收拾东西回去了。黄少天却久久不能平息,他可从来没在叶修的脸上看到过那种表情,像是在难过不忍的表情,这让他有些心疼。他赶忙打开网页,查询起犬瘟的信息,只是越看越让他觉得希望渺茫。


那狗要是死了,叶修肯定会难过吧。黄少天忍不住这么想,然后手快地联系了喻文州。


夜雨声烦:队长,你知道叶修养了一条狗的事情吗?


索克萨尔:知道啊,怎么了?


夜雨声烦:那狗有犬瘟,很有可能活不成啊。


夜雨声烦:队长,我刚刚跟叶修视频的时候,见到他看狗的那个表情,这狗要是死了,他肯定要伤心啊,队长。


索克萨尔:那么少天,你准备怎么办了?


夜雨声烦:我不知道。


夜雨声烦:我就是想帮帮叶修,让那狗尽量活下来。


索克萨尔:那这样吧,少天,我们在网上查一下有关这方面的信息,然后记录下来,整理成档案之后发给叶修。


夜雨声烦:就这么办,我马上就去弄。


蓝雨正副队长商量着这事儿的时候,叶修已经回到了上林苑。早早回到这儿的方锐立刻蹿了过来,想将狗接过来。可奇了怪了,这狗就认准了叶修,根本就不让方锐抱。没办法,方锐只能去接笔记本电脑。


“这狗怎么回事儿啊?除了妹子和你,其他人想抱它都不行。”


叶修就这事儿问过老刘,此刻自然能回答,只是说话的表情有些无奈:“医生说它是被抛弃的,可能留下了心理阴影。”说话间叶修把狗放在了地上,只是无论他走到哪儿,小狗都紧紧地跟在他的脚步后面。叶修停下,小狗就站到他的身前,站起来,将前爪放在叶修的腿上求抱。


叶修无奈,只得把狗抱起,坐在了沙发上。他想抽烟来着,可一想到小狗的犬瘟是肺炎型,当即又忍住了。


方锐放完电脑包,一屁股坐在了叶修的旁边,右臂似是无意地搭在叶修身后的沙发上,歪头看着狗:“情况怎么样?”


叶修:“不太好。但医生说只要还能吃下去东西,就有救。”


说这话的同时,包子早就拿出了狗粮,殷勤地送到了小狗的嘴边,一边喂一边道:“快吃,长得壮壮的,要不你怎么保护老大?”


小狗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但看那架势,倒是吃得更卖劲了。


[你的朋友们好多,可我只有你一个]


犬瘟治疗第三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老刘的宠物医院。联盟的脸面戴着墨镜,一脸局促地站在叶修面前,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小狗的礼物。”


叶修接过,里面是大量的玩具,还有零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狗罐头。“谢谢啊,小周。话说你怎么在这儿啊?”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才脸红地答道:“来看看。”


“是来看狗?”


“……嗯。”


叶修不禁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啊,小周,你还挺有爱心的。”说话间,他就带着周泽楷走入治疗室。只是没想到他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小狗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般,在哀鸣。


叶修赶忙去叫医生过来。老刘诊断了片刻,才皱眉道:“它叫可能是怕你不要它了。”


叶修忍不住骂了两个字:“蠢狗。”


蠢狗依然对着他,尾巴摇得呼呼生风。周泽楷则蹲下身,眼含感同身受地摸了摸小狗的脑袋,“可爱。”


“是挺可爱的。”叶修表示赞同,隔了一会儿又加了一句,“就是运气不好。”


“不。”周泽楷摇摇头,过了片刻才缓缓地道:“遇到前辈,是幸运。”


叶修叹了口气:“希望吧。”


周泽楷当天什么都没做,就是陪在叶修的身边在治疗室里面坐了半天,看着叶修玩荣耀,抢BOSS,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是高兴的。


没想到周泽楷就像是开了个头。第二天,又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治疗室里面,王杰希。


“给你。”王杰希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叶修,惹得后者哭笑不得:“大眼,你不会就是专程来看狗的吧?小周说这话我相信,可你,我不信。”


“小周?”王杰希疑惑地问。


“就是周泽楷。他昨天也来看狗的。”


王杰希没说话,心里却黯淡了一下,只因首杀没了。叶修打开手袋,里面装的全是宠物营养品,只是看这量,怕是要吃一年吧。他不禁感叹一句:“大眼,你怎么全买狗吃的,我的呢?我还没吃午饭了。”


王杰希闻言,转身出去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才走进来。叶修也没在意,依然专心抢BOSS。小狗的情况还算好,因为吃得多,病情又发现得早,咳嗽什么的都已经控制住了。因此,今天会结束得早一些,叶修准备回到上林苑再吃饭,因为他现在出去洗个手,小狗看不见他,都会哀鸣。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走了进来,正正听到叶修对着麦克道:“我跟你讲,王杰希现在在我手上,你们要是不放弃BOSS,我就要撕票了。”


原本车前子是不信的,毕竟杰希大神没有理由到H市,可下一秒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道:“叶修,你说要撕谁的票?”


车前子愣了一下,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接着,他就听见叶修喊了一句:“说的就是你。”


然后那个声音呵呵一笑:“来撕。”


“等着。”叶修扔下一句,接着威胁中草堂,“听到没有,王杰希可是在我的手上,你们赶紧放下武器投降。”


车前子泪奔,妈蛋啊,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杰希大神会跟叶修在一起啊,这不科学!!!


在车前子走神的功夫,叶修飞快地下了几条命令,最终以绝对的优势抢走了BOSS。他这才转身看着不知不觉帮了他一把的王杰希道:“谢啦,有你在我手上,今天的BOSS中草堂肯定是抢不到了。”


王杰希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走过来又看了看狗。那狗像是有点怕他,对着叶修叫唤了几声。叶修无奈,只得抱起来揉了揉,谴责王杰希道:“你看你把他吓得,都寻求我的怀抱了。”


“放屁,这要是韩文清不得直接吓死?”


叶修睨他一眼:“你不怕我跟老韩告状?”


王杰希瞪他一眼,说了句:“我看啊,这狗就是黏你。”


这话说得叶修也挺无奈的:“可不是吗?我走开一会儿他都叫,要不我也不会现在都没吃午饭了。我洗个手,它都叫唤得厉害。”


这时,老刘领着个人走了进来,问:“是你们叫的外卖?”


叶修看着王杰希,后者站起身道:“是我叫的。放桌上吧。”他转头看向老刘,“医生,你这里有洗手用的盆吗?”


王杰希端着水走了进来,放在叶修的面前。后者想把狗放下,可小狗太粘人了,一察觉他想放下自己的举动,立刻就挣扎了起来。王杰希看到这画面,不说话地把叶修的右手拉了过来,放在盆里用手清洗。


叶修的手很美,王杰希的也不差,三只手在盆里纠缠着,还挺有美感的。


饶是叶修脸皮厚,此刻也忍不住抱歉道:“不好意思啊,大眼,还麻烦你给我洗手。”


“应该的。”王杰希说完,就用纸巾把叶修的手擦干,把筷子放在他手里,再给他布菜添饭。


小狗很快就输完了水,王杰希跟着叶修回到了上林苑。与周泽楷不同的是,王杰希不仅仅只是看着叶修玩荣耀,还用着一个破烂的魔道学者账号,到竞技场里面狠狠地帮叶修练了次兵。无需任何材料来付费的那种。


第三天,叶修发型杂乱地站在上林苑的门口,怀里抱着狗,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来自霸图的三巨头——韩文清、张新杰以及张佳乐。


“我说……你们都是来看狗的?”


韩文清瞪他一眼:“你是狗?”


叶修竟然有点喜悦的感觉:“可喜可贺啊,终于有人是来看我的了。”


张佳乐惊讶地道:“难道在我们之前还有人来?”


“周泽楷、王杰希都来了。全是来看狗的。”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只狗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


“嗯,这不是生病了嘛。怎么样?我女儿可爱吧。”


张佳乐笑着道:“女儿?老叶你居然认狗做儿!”


“我原谅你对我羡慕嫉妒恨。”


“我羡慕你?”张佳乐嘲讽道,“赶明儿我就去买一只比这更漂亮的。”


“那你赶紧走。这狗生病了,到时候传染到你家那只身上,你可别哭啊。”


张佳乐这才来就要被赶走,顿时无语地骂了两个字:“你妹!”


就算霸图三巨头来了,也依然改变不了叶修的日程安排。他首先抱着狗,指挥霸图三巨头给屋子里消了毒,然后抱着狗到了医院。霸图三人自然是跟在他身后,韩文清还帮他提了电脑包。


老刘翻看了一下小狗的牙龈,依旧白得吓人。


“不知道它能不能撑下去。它食欲还好吧?”


叶修点了点头:“还成,每顿都吃得不少。”


“补血的了,有没有按时喂?”


“有,喂的量比你说的还多了那么一点。”


“还是没有起色,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老刘叹了口气,毕竟犬瘟治愈的几率太低,他只能尽力。但看这小家伙的状况,真的不算好。干扰素和免疫球蛋白只能输五天,再多的,就是看这小家伙的运气了。


叶修听到这话,抱着狗轻轻地揉了几下。好半晌才嗯了一声,带点无奈地笑着道:“成,我知道了。”


老刘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眼跟在叶修身后的三人,不禁说了句:“你朋友还真不少。”


张佳乐闻言,差点就忍不住出声反驳了一句:谁跟他是朋友。但他看到叶修的表情时,这句话就消失在了他的喉间。


叶修高兴地应道:“是啊,是不少。”


老刘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狗的脑袋道:“说来也奇怪。萨摩耶是见到谁都亲昵的主,可这只就喜欢粘着你。或许它只认定了你这么一个朋友吧。”


叶修没说话,只低下头吻了吻小狗的脑袋顶,那温柔的模样让另外三人都感到了一丝惊讶。


他们从未见过叶修对谁,有这般温柔。


张新杰出声道:“看来前辈你真的很喜欢这只狗啊。”


“没办法,它都这么在乎我了,我能不在乎它吗?”


像是听懂了叶修的话,小狗又把脑袋放在叶修的胸口,仰头看着他,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下巴,舔完又来回蹭了蹭,像是在跟他撒娇一样。韩文清伸手想揉揉小狗的脑袋,可奇怪的是小狗竟然将头扭开,只又蹭了蹭叶修的胸口。


叶修不禁出声安慰道:“乖,不怕,他就是长得有点凶。”


旁边站着的长得有点凶的韩文清,面色又黑了一分,可下一秒就被叶修转过头来的笑容弄得没了脾气。


“老韩,我安慰好了,你现在可以摸了。”


韩文清依言伸出手去,这次小狗没再扭开头。手底下的温软触感和着叶修脸上的温柔笑颜,让韩文清忍不住的心开始发软。


他真希望这个画面,能够保存永远。


可听医生说来,这狗是活不了多久了。这狗要是死了,叶修会伤心吧。


[我很高兴能遇见你,但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经过七天的治疗,病情看似稳住了。接下来,叶修将狗带回去,每天喂药调理。只是回家没几天,小狗就开始食欲不振,吃不下东西。就连以前它最爱吃的牛肉,都没了兴趣。


魏琛端着装了牛肉粥的碗,对着叶修吼了一句:“你这狗不吃东西可不行啊。”


叶修点头:“知道。”说完,他就拜托乔一帆出门帮他买一件东西,接着走到小狗跟前,同老魏一样蹲在地上,伸手摸了摸小狗的脑袋。明明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样子,小狗却在叶修伸手的时候,抬起头蹭了蹭对方的手心,这可是连来给他喂食的魏琛都没有享受到的待遇。


“这狗怎么就这么粘你?”魏琛抱怨了一句,把食盆放地下,开始撸袖子,“不行。你来把狗压着,我给它灌进去。”


“行不行啊,老魏?你不知道有针管这种东西?”


魏琛还真不知道:“我又没有养过狗。”他转头看了皱着眉头的叶修一眼,“我说叶修,这狗要是死了,你会哭吧?”


魏琛原以为叶修会说“不”,谁知叶修说的是“不知道”。


叶修一直在摸着小狗的脑袋,似是感叹地说了句:“我还挺喜欢这狗的。”


乔一帆很快就带着注射器回来了,最大号的那种,用来给小狗喂食。在三人的通力合作下,总算把食物喂进了小狗的肚子。叶修又蹲在旁边观察了一阵,确认小狗没有呕吐,才算是松了口气。


下午,他登陆QQ的时候,黄少天的信息就跟着发了过来。


夜雨声烦:接,这可是我和队长千辛万苦收集的有关治疗犬瘟的资料,你不要太感谢我们,等狗好了跟我PK个百八十场,就算是我的辛苦费了。


叶修看着窗口右上角,一个有1.5MB的doc文件正在向他传输,就算有心开嘲讽,此刻他也只能在消息栏里打下两个字——谢啦。


黄少天整理的资料有些叶修也看过,但黄少天整理得更详细,有些药物甚至标明它治愈的次数。叶修每天研究着这个文件,同时给狗喂药。


小狗的情况看似稳住了,但很快它的一个举动,就让叶修的心揪了起来。


小狗的嘴忽然发出了咔哒的声响,像是在咬东西一样,还伴随着面部抽搐的举动。这叫空嚼,预示犬瘟病毒进入了小狗的神经系统,犬瘟晚期,一个注定无药可医的事实。


叶修把狗抱到了老刘的宠物医院,可后者又不是神仙,这种兽类医学上至今还没有攻克的难关,他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这个真的没有办法了。”老刘看着叶修手中时不时抽搐一下的小狗,告诉叶修,“你要是希望它能够不痛苦地离开,就给它安乐死吧。”


[我很高兴能够遇见你]


叶修在戒烟这么多天后,再一次抽上了烟,就在小狗的面前。他伸出手摸着小狗的脑袋,看着对方无精打采的模样,而不管其他人怎么呼唤小狗,它都始终蹲在叶修的脚边,时不时地摇摇尾巴,像是在安慰叶修惨淡的心情。


再一次抽搐之后,叶修忍不住对小狗问了一句:“痛吗?”


小狗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听懂了,尾巴摇得更厉害了。


陈果看着叶修这个样子,不禁想起最开始叶秋跟叶修说起小点时的情景。叶秋说小点死了的时候,叶修那种无奈的语气,说不定他当时心里也在惆怅吧。而且当时叶修已经离开家十多年,而这只狗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黏在叶修的身边,那这只狗死的时候,叶修是不是会更伤心了。


忽然,叶修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站起身,将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接着抱着狗,坐到了电脑前面。


陈果不禁疑惑地问:“叶修,你准备查资料吗?”


“不,我是在求助。”叶修说完这话后,叫来了罗辑,吩咐了一番,接着打开了QQ群,发出了一条消息。


君莫笑:有人有空吗?有空的话就来帮个忙。


夜雨声烦:叶修你不会又是让我们来刷副本记录,或者是抢BOSS吧。我告诉你,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王不留行:应该不是。我现在有空。


大漠孤烟:什么事?


一枪穿云:好。


无浪:叶神,我们都有空啊,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好了。


鸾珞音尘:叶神,尽管开口吧!小戴随时都有空的。


生灵灭:是啊,叶修前辈,你是有什么麻烦吗?


逢山鬼泣:有空啊,叶神尽管开口。


扫地焚香:前辈出什么事儿了?


索克萨尔:难道是小狗出什么事了?


石不转:确实很有可能是狗出了麻烦。


不得不说心脏组的分析敏锐,叶修在微博发了信息后,立刻就在群里回复了一句。


君莫笑:有空的人就去转发我的微博,然后整理回复中有关治疗犬瘟的方法,重复的也要统计上去。我需要统计一个数据,谢谢了。


一时间没有人再回复他,职业选手们全都登上了微博,看叶修发了什么信息。


叶修V:我的狗,犬瘟后期,已经开始抽搐,食欲不振,鼻子干,但是不裂,脚垫没有增厚,无鼻涕,少量眼屎,体质贫血严重,请问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救它?[图][图][图]


三张图片是小狗各种姿势的照片,高清的像素,让看图片的人能够清晰地看到小狗此刻的状态。


很快,这条微博就登上了热门,各个职业选手争相转发,而各个粉丝也争相在下面留言,或者祈福。


蓝雨


蓝雨俱乐部的成员都不断地刷新着自己的微博,一旦见到有关的治疗方法,立刻就开始整理在word文档中。他们很快就将那些资料整理成一份,然后发给叶修。


轮回


因为是夏休期,留在俱乐部的队员并不多。周泽楷把自己的微博账号和密码交给了杜明和吴启,拜托他俩整理信息,而他和江波涛一起去走访S市里面所有的宠物医院。


霸图


所有人都在刷微博,而张新杰则做着集中的信息整理,统计各个重复信息的数据。忽然,正在刷微博的白言飞开口道:“队长,我看到有人爆料说周泽楷和江波涛出现在了宠物医院。”


韩文清立刻走到他的电脑前面查看,而张新杰在略微分析下便得出了结论:“他们应该是在问宠物医生有关这个病症的处理方法。”


“我们Q市也有宠物医院啊。”张佳乐站起来道:“那我现在也去走访问问看。”


韩文清对张新杰点了下头后道:“一起去。”


微草


王杰希也跟周泽楷想到了一块儿,他将统计数据的事情交给许斌和刘小别后,带着高英杰奔走在B市各个宠物医院之间。为了节省时间,他们甚至冒险挤上了地铁,以防开车的时候被堵在路上。


只是杰希大神特征太明显,很快就被人揪了出来。王杰希却不担心,反而亲切地与粉丝们交谈,询问各个宠物医院的地址,为自己的行动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一时间,各个战队里的职业选手们都不断地刷新着微博,或者在大大小小的宠物医院、兽医站、农业大学里面出现。很快,有关治疗犬瘟后期的各种资料就传到了兴欣的电脑上。


“麻烦你了,尽快把各种药物还有治疗方法统计出来。”叶修将资料发给罗辑后,用郑重的表情又嘱咐了一句。罗辑严肃地点头,立刻就开始了统计工作。


而兴欣的其他人都不太明白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陈果问出了原因:“叶修,你这样做有什么用?”


“总有人治好过犬瘟后期,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最有效的治疗方法,而统计这些数据是为了找出其中的概率,而概率越大,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那我们能做什么?”陈果听到这话,顿时也想出一份力。


叶修笑着道:“帮我刷新微博,搜集资料就可以了。”


兴欣的众人立刻各就各位,大爆手速来刷微博评论。而叶修将小狗放在笼子里,里面堆满了周泽楷送来的玩具,叶修将它放置好后,每隔两个小时测量一次体温,并时刻观察着它身体的反应。


在搜集数据的第二天,好几个意想不到的人都出现在了上林苑的门口。


陈果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一众大神和几个陌生人:“你们都是来找叶修的吗?”


“是啊,他在哪里?”黄少天抢先开了口。


陈果赶忙侧过身让出位置:“在里面的,快进来吧。”


黄少天立刻冲了进去,还一边走一边叫道:“叶修叶修快出来,看我带谁来了。”


叶修神色疲倦地坐在狗笼前回头看着黄少天,后者一脸兴奋地扯过手边的人道:“这个医生说他有方法治疗犬瘟后期,我这就给你带过来了。你就放心好吧,咱家小宝贝儿肯定会没事的。”


叶修呆了一下,下一秒另一个声音便接着响了起来,是王杰希。


“这个老中医说对治疗犬瘟也很有研究,我请过来了,看能不能帮上忙。”王杰希走过来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用稳定人心地语调道:“不要担心,肯定会转危为安的。”


江波涛也接着开了口:“是啊,叶神,我和队长也请了位专家过来,你不用担心,一定有方法可以治好的。”


“还有我们霸图也带了教授来了。”张佳乐像是怕被忽略一般地抢着喊道。


“叶神,我们也请了位医生来,你就放心吧。”这是肖时钦。


“是啊,别担心,叶神,我们找来的教授可是科学院里面的。”这是楼冠宁在说话。


还有好几位各个战队的队长副队长在之后带着医生来到了上林苑。


叶修含着烟,甚至忘了要去吸。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让他……让他……


“我说,就算你们对我家小宝贝儿这么好,我也不会放弃抢BOSS的啊。”叶修说着这话,心里面却是另一番想法。


“呸!谁怕谁!有种跟我去PK!”黄少天抢先忍不住怒道。


张佳乐也像是被点燃了怒火,接着骂道:“你简直是小人之心!不要脸!”


还是张新杰开口阻止了他们的互喷垃圾话:“我们先让各位医生给狗看病吧。”


叶修赶忙让出了位置,放在体侧的拳头不自觉地捏紧,他觉得希望像是朝阳一般,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热烈。


经过三个小时的会诊以及根据罗辑提供的数据进行分析后,众位医生专家终于敲定了治疗方案,在经过两天的初步治疗后,小狗抽搐的状况也随之减少。不仅是抽搐的症状,甚至连小狗的牙龈都带上了一些血色。


等三天之后,小狗的病情彻底稳定了下来。各个专家、学者、教授纷纷离开了H市,而随着夏休期的结束,各个职业选手也回到了各自的战队。叶修遵循医嘱,按时喂药给小狗,在经过长达一个月的治疗后,犬瘟终于被清除。


君莫笑:谢谢各位的友情帮助,小宝贝儿现在已经痊愈了。[图]


图中是叶修抱着狗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微笑着的萨摩耶犬坐在同样笑着的叶修腿上,混合着温暖的阳光,让人整个人都有种沉甸甸的幸福感。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我就说咱家小宝贝儿绝对会没事的。叶修,你现在安心了吧。赶紧把咱家小宝贝儿的身体养好啊,等我下次来兴欣,可是要检查你的工作情况的啊。


沐雨橙风:……咱家小宝贝儿……


海无量:如果我记得没错,上次黄少想摸它的时候,它可是直接转身用屁股对着黄少了。


夜雨声烦:胡说!!!那明明是王杰希居心叵测,用食物引诱咱家小宝贝儿造成的。


王不留行:不喂食的时候,这狗也不理你。


夜雨声烦:………………胡说胡说胡说胡说胡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一枪穿云:就是那样的。


夜雨声烦:周泽楷你跟着胡说什么!


百花缭乱:别否认了,我都看见了好几回。


夜雨声烦:张佳乐,我明明记得那狗在你喂给他吃东西的时候,可是直接吐了。


百花缭乱:……


一枪穿云:就是那样。


百花缭乱:周泽楷你究竟是要攻击谁?!


无浪:前辈,队长只是实话实话。


大漠孤烟:[图]幼稚。


图中是韩文清抱着狗的样子,一边站着的叶修正伸手抚摸小狗的脑袋,像是在安抚一般。


百花缭乱:队长,我怎么不知道你有抱过它。


石不转:在你喂食了,并让狗吐你一手之后,我、队长、叶修又喂食了一次,队长抱着狗,我投喂,叶修负责安抚。喂完之后,狗没吐。


张新杰条理清晰地给了张佳乐会心一击。明明都姓张,八百年前是一家,为何还要互相伤害,让人碎了膝盖。


职业选手群里正在争论小狗跟谁亲近的问题,忽然,戴妍琦猛烈地刷起了屏。


鸾珞音尘:你们快去看苏沐橙姐姐的微博!!!


鸾珞音尘:你们快去看苏沐橙姐姐的微博!!!


鸾珞音尘:你们快去看苏沐橙姐姐的微博啊!!!!


职业选手群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在看苏沐橙所发的微博。


先是一张长长的图片,由许多张图片拼接而成。但无论图片怎么改变,画面都是一只狗坐在沙发上,脖子上挂着一个纸板,不同的只是纸板上面的文字。


[曾经的我是一只弃犬]


[在无意中,一个叫叶修的人把我捡回了家]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我被遗弃的原因]


[是的,我得了一种叫做犬瘟的病]


[活下去的几率很低很低]


[但叶修只是说:那就治吧]


[经过很长时间的治疗,我的病情还是加重了]


[医生叫叶修放弃]


[但幸好他没有]


[幸好,他还有你们]


[他为了我在微博上发了求助信息]


[而看到信息的你们给予了他帮助]


[还有一些人,用特别的方式为我的健康做出了努力]


[谢谢叶修,谢谢你们]


[我会用尽全力地活下去!]


最后的那张图片,小狗张着嘴,粉红的舌头吐出,那模样像是在微笑一般。


图片之后是一个视频,只有短短的一分钟。


视频的最开始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开始了吗?”


对于这个声音,很多人都不陌生。这是叶修的声音,而另一个让人熟悉的女声回答道:“开始了。”


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男人,是叶修,他神情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脸上没了以往的轻慢,带着些许郑重,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等等,叶修居然在不好意思?


众职业选手感到惊讶的同时,叶修开口了,声音中含着喜悦:“非常感谢你们回复了我那么多治疗犬瘟的方法,我真的十分感激。其实说来很不好意思,这只小狗跟了我这么久,却一直没有名字……我承认是我懒了,但是看到你们那么多人在评论里称呼它为小宝贝,我决定根据你们的意愿来给它取一个名字。说实话,小宝贝有点肉麻啊,所以,贝贝怎么样?好的,就叫贝贝好了。”


你妹,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叫什么吧!


这是众职业选手内心的吐槽,而视频继续,叶修停顿了片刻,俯身将贝贝抱在了怀里,用极为真诚的眼神凝视着前方,语音郑重地道:“谢谢你们救了贝贝的命。”说完,叶修站了起来,严肃地鞠了一躬。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让他的模样看起来充满了喜悦与生机。


不少人忽然觉得这样子充满了生机的叶修,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


自从叶修有了狗,上林苑就成了每家战队与兴欣主场比完赛都要来参观的地方。白色的萨摩耶反而成了兴欣的吉祥物,每个人都想来宠爱一把。诸如黄少天、张佳乐一类的,买来的零食都快堆成山了。而周泽楷因为自己买的玩具在犬瘟治疗结束后被处理掉了,第二次来的时候,可是轮回人手一袋宠物玩具。


王杰希、张新杰和喻文州等人倒是比较节制,每次来都只是带点调理身体的补品,在补狗的同时,顺便把叶修的身体也给补一补。


韩文清不知道该买什么东西,他没有养过狗,因为所有的狗都怕他,以至于现在见到贝贝,最手足无措的反而是他。可叶修就是喜欢看到他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抱贝贝而手足无措的样子,那时候他像是怕把手中的小狗捏坏了一样,小心翼翼的,眼中充满了紧张的情绪。叶修看到他这张脸,总是忍不住笑了又笑。


时光荏苒,日子一天天过去,贝贝也从幼犬变成了一只漂亮的大狗。它依旧喜欢腻着叶修,只是不知不觉的,它也没有那么排斥其他人了,反而有些喜欢那些人。


那个会给他买玩具的哥哥,那个会带它出去遛弯的哥哥,还有时不时喂点肉干给他的叔叔,以及喜欢挠他肚子的哥哥……啊,主人身边的朋友太多了,但真是太好了。


我只有你一个,所以我不希望你只有我一个,这样,当我先于你死去的时候,你才不会那么的悲伤啊!


夜深人静时,贝贝跳上了叶修的床,轻柔地用鼻尖蹭了蹭叶修的脸庞。


晚安,我的主人。


谢谢你,我的太阳。


==============END====================


仅以此文,纪念我的天使,贝贝,萨摩耶,于2015年4月2日,卒于犬瘟。

评论
热度(2727)

© 司徒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