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本命 haruka初心 樂樂我愛你!

[我看到了我和我挚友的本子]

四明:

主cp酒茨  一发完


  我叫茨木,今年20岁。
  我今天在宿舍门口,捡到一本花哨的小本子。
  本来我并没有打算理它,可我偏偏眼贱地瞥了一眼...于是看到了它封面上粉嫩的名字:《酒吞和他的小娇妻》
  这名字简直不能忍,立刻引起了我巨大的好奇心,我弯下腰捡起了那本花哨的书。我心里全是各种咩咩咩的问号,酒吞的娇妻是谁?为何身为他挚友的我竟然不知道?难不成又是红叶那个奇怪的女人?我有些生气的翻开书,先入眼看到的是,不仅裸-体还纠缠在一起的两个男人的彩图...
  一个红发,一个白发...
  一个是挚友...一个他妈的竟然是我?!
  说实话观众朋友们,我当时真的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我只想说一句话,这画手画的太他妈像,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出这俩男人是谁。
  而且为啥我们穿的那么少?我隐约的感觉我好像不小心打开了某种通往异次元的大门...
  到底是谁弄的恶作剧?!为啥让我们在书里那么冷?也不给挚友他添件衣服!我生气的翻到书的最后,作者的名字叫:本大爷最爱葫芦和挚友
  
  卧槽?!
  
  我只想说...各位观众老爷们...你们觉得这是我挚友画的么?
  
  墨迹作者有话说:此文是茨木和酒吞的第一人称,所以会ooc(我也不知道如果遇到这种事茨木酒吞是咋想的)
  谢谢各位小天使们能继续观看!招待不周(比爱心)
  废话不多说(已经说了很多)继续开始吧!
  
  没错,答案就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挚友画的。至少和他在一起从没有见过他画过画。
  但这名字...真的让我想入非非...
  我知道自己不可以再看下去,再看下去也许...
  也许,我会不好意思和挚友一起洗澡。毕竟他的身材让我羡慕的要命,我会自卑的。
  但人偏偏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越是不让做,越是想去做。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翻开了本子...
  
  里面的内容让我大吃一惊!!!
  
  卧槽!!挚友他!!!挚友他!!!
  
  他的身材竟然比我好上那么多!!
  
  画面里的我简直像个弱鸡一样,纤细的身材,“弱智”一样的表情,被挚友轻轻一推就倒在了床上!不仅如此,我的在眼睛里还在冒泡(泪水),满脸奇怪的通红!
  马蛋!气死我了!谁把我画的这么弱!如果我真的变成这样子,挚友一定不和我玩了!
  
  我强忍着压住火气,继续翻着,直到看完了全部,我才知道...这个故事到底讲了什么。
  
  果然,挚友的强大超乎我的想象!
  这么完美的男人,真不愧是我的挚友,轻易的就能把我按在床上,然后再一顿暴打(?)打哭我!
  啊!果然只有挚友他才能支配我的身体!
  本子的结局是:我被挚友打的口水都流了一脸,被打到虚弱的我激动的红着脸说“不愧是挚友!拥有这么“巨大”的力量!”说完立刻使用了一招“旋风腿”缠住挚友的腰。两只手也使用了“束缚术”困住了挚友的脖子说了句:挚友,再来一次!
  
  没错!这很符合我的风范!此刻我已经看本子看到热泪盈眶!
  男人就该不服软!在来他个一百回合!
  
  发现了这么让人惊心动魄的本子,我迫不及待的和别人分享!
  
  “妖狐!快看!我挚友拥有绝不输于大天狗的力量!...”
  
  又来夸他挚友了,妖狐坐在图书馆里痛苦捂住头。
  
  “我挚友的强大!你们凡人都要屈服于他!”我把本子激动地摔到了他的旁边。
  
  “我说茨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你...”妖狐下意识瞥了一眼我摔过来的书,顿时眼睛一突,舌头都激动地打了个结。
  “卧...卧槽?!茨木你?!”
  
  “嘘...”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小点声...”
  
  “你个死给,别碰我!”妖狐扭过头立刻甩掉我的手“我有老攻了!”他边说边掏出怀里的手帕猛的擦起自己的嘴巴。
  
  “先别说没用的,你觉得这本书能不能体现我挚友的强大!”
  
  “这...太能了...吧”妖狐咳嗽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翻开本子。我立马凑过去,两个人紧张兮兮地凑在看着我被“打”,妖狐看向我兴致勃勃的脸叹了口气。
  不能再看了!
  妖狐果断的翻完最后一页,才将本子合上。他感觉自己下体已经有了一点点的反应。因为他的眼睛竟然莫名其妙的把酒吞和茨木自动过滤成了大天狗和自己...
  
  果然,回家应该画几个本子压压惊。
  
  “你觉得他会是谁?”我指了指本子最后封面的名字,也就是那个作者:本大爷最爱葫芦和挚友。
  
  “会是谁?...这名字听起来像酒吞?”
  
  “果然!不愧是我的挚友!”妖狐这话真是说到了我心里去了,我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HP-1)
  
  “挚友他果然什么都会啊!”我简直崇拜的要喷出鼻血!
  
  “你快看这段!”我激动的再次翻开本子指了指某个图,妖狐一脸懵逼的看着书。
  
  “挚友他问我要不要再来一次,我义愤填膺的说“要!”你看我是不是很勇敢啊!”
  
  “额...是勇敢...”
  
  “所!以!说!”我合上本子站起身握紧了拳头,头面向太阳标准的45°角“我才是可以站在挚友身边,天下第二的男人啊!”
  
  这个二百五...
  妖狐捂着脑袋,心里莫名的心疼了一下酒吞。
  
  我叫酒吞...今年21岁...
  没错,你们从茨木口中听到的挚友就是我。
  不过,我现在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
  
  我他喵的把一个本子弄丢了...那个本子花里胡哨的,上面还还写着...
  什么?你们说你们见到它了?我可真的不希望你们告诉我,它现在在茨木的手里...
  
  那个本子...唉,先和你们说说我的初恋女生吧。
  她名字叫做红叶,红色的红,枫叶的叶...本大爷没啥文化,只能这么描述,但我只想告诉你们她是个好妹子。
  我和她“约会”在一个咖啡厅...谈不上约会,毕竟是我单恋这她而已。
  
  “我知道你喜欢我。”她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这句话让本大爷真的是尴尬!我努力装作优雅绅士的喝了一口咖啡,没有说话。
  
  “但其实并不是如此...”红叶摇动着咖啡,突然转折的说道“你其实真正喜欢的是茨木...”
  
  啊!我呸!
  
  好好的一口咖啡,被本大爷从嘴里喷了一桌子。
  
  “啥...啥?!”我的脑子选择了假装性过滤。
  
  “我知道你还不相信,也不能接受...但事实确实如此...”她失落的摇着头说道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本大爷的脑子实在转不过来弯...
  看我一脸懵逼,她轻轻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一本花哨的本子...没错这就是上一章茨木那个傻逼捡到的本子。
  
  “这是什么?”看着封面,本大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酒吞和他的小娇妻》
  卧了个大槽?!本大爷啥时候多出小娇妻?!
  
  “这...这也许是个误会...”
  卧槽?!本大爷在解释个什么鬼?!
 
  “不,这不是误会。”她竟然还一脸认真的否决了我...
  
  但下一秒,她说出的话让我下巴脱臼
  “因为,这是我们画的。”她微笑着说,身后站出了她的一帮姐妹,里面竟然还有姑获鸟...
  
  什么鬼啊?!本大爷只想撞墙!
  
  最后在她们的威逼利诱下(红叶答应和我拍张合影,虽然除了我们还有一帮人),我妥协的收下了本子。
  看着这群女孩子和一个大姐(岁数大的姑获鸟)嗷嗷捂着脸兴奋的尖叫,本大爷的肝脏都要破裂了...
  果然,喝酒对身体不好,虽然此刻本大爷和的是苦咖啡。
  
  夜晚,我叫上了隔壁宿舍的大天狗出去喝酒。
  “怎么叫我?茨木呢?”大天狗出校门时左右的看了看。他说的没错,平时本大爷喝酒时叫的对象一直是茨木,但今天...本大爷真的不想看见他。
  “唉,别提了...”
  
  来到酒馆我一声不吭的坐下,大天狗不是多事的人,一路上他都没有多说闲话。
  
  坐下来,本大爷就迫不及待的点酒消愁
  
  “来罐天子笑(出自魔道祖师)”
  
  “好嘞!”
  
  大天狗坐在我身边陪我喝酒。我俩酒量平时一直是不分上下,可今天我却喝了不到一罐就大醉淋漓。
  
  “呜...”我趴在桌子上哽咽的说着“我被红叶她拒绝了...”
  男人伤心也会哭,大天狗理解,可他喵的大天狗现在一副:我知道你迟早会被甩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算了,本大爷不和你一般见识...
  
  “所以酒吞,为了一个女人你就哭成这狗样?”大天狗一脸冰冷的问着我,我酒吞活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被“狗”骂狗样...
  
  “她说...我喜欢茨木...”我伤心的流下了一滴眼泪。
  大天狗听了,并没有多么惊讶。
  
  “她还画了...我和茨木的本子...”我从怀里掏出那本花了呼哨的本子...
  
  大天狗看了一眼本子,瞬间难过地抱住了我,说道“兄弟,错怪你了,你是该哭哭了...”
  
  本大爷名叫酒吞,今年21岁,被初恋女孩画了个和别的男人啪啪啪的本子...
  
  第二天,本大爷头晕的要命,晚上喝多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但是,我还记得本子的事。
  我掏了掏书包,又掏了掏大衣兜...
  于是,我发现了重要的事...
  那个本子没了...
  
  我走出宿舍,全校的女孩子都聚集在楼下看着我们这层楼...
  这他喵的怎么了?
  本大爷一脸懵逼,走下楼才知道,茨木这狗儿子,竟然拿着我丢的本子进行演讲?!
  
  横幅标题是:人类啊!屈服我挚友的身下吧!
  
  真是日了大天狗(?)的!你他喵的在做什么!
  
  “喂!茨木!你...”我上去一把拉住茨木的手臂,茨木转头看着我,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本子里的茨木,也是这样子看着我...我不禁的松了松手。
  
  “啊!”
  “啊!”
  “啊!”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瞬间震得我脑仁疼!
  
  “是书上的人!!!!两个都好可爱啊!”
  
  喵的?本大爷可爱,你们怎么...
  
  卧槽?!你们怎么一人一本花哨的书?还举在手里在阳光下摇晃?
  
  真是瞎了本大爷的眼...
  
  各位观众老爷们,我想问问,咬舌能自尽么?
  
  渐渐的...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全校人见到我都要叫一声“总攻大人”而跟在我身边的茨木被他们叫成“总攻太太”
  
  刚开始我很不习惯,每天都躲着茨木,有时候甚至夜不归宿...
  而茨木这个二货也渐渐的发现了我对他的态度,我以为两个人就此可以断绝联系,但是我错了,我低估了茨木的“傻逼”成度。
  
  那天,他喝的大醉,跑到我的寝室猛敲门。
  我刚开门他就倒在了我的身上...这场景本子里好像似曾相识...
  
  “茨木你...”
  
  “挚友你为什么不理我?!”茨木大哭着抬起头抓着我的肩膀,那一瞬间,我以为他要吻我...呸,本大爷在想些什么?
  
  “没有不理你...”我叹口气无奈的抱起醉醺醺的他放在床上...
  
  观众朋友们,以下啥也没发生,不要给本大爷乱想!
  
  看着茨木泪流满面,用手紧紧抓着我的小手指,我不忍心的伸出另一只手,摸摸他的头。
  此刻他就像一只小猫一样蹭了蹭我的手心,随后就安心地睡着了...
  
  其实,他还是蛮可爱的,本大爷这么想着。
 
  我跪在他床边睡了一晚(茨木一直拉着本大爷的小手指),早上一醒来,浑身酸痛,甚至还落枕了。
  
  倒是茨木这二货睡得还不错,一晚上没出声,瞪着大眼睛盯着我...卧槽?!盯着我?吓得本大爷一个后退,头撞在了桌子上。
  
  “挚友!早上好!今天还是这么英俊啊!”balanala...茨木的小甜嘴夸奖了本大爷一大堆...
  
  要不要这么可爱啊...可爱?!本大爷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赶紧起身打开门透透气,活动活动筋骨,茨木也跟着我出来了。
  
  阳光撒在他白皙的脸庞...
  
  真美...
  
  本大爷猛的发现,自己开始变得不正常...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我之前躲着茨木完全是想搭理他,而现在躲着茨木完全是不好意思看他!
  
  这他喵的就尴尬了...我竟然想上我的兄弟?
 
  我在宿舍的床上看着手机,今天已经是茨木给我打来的第五百次电话和第一千条短信了。
  我看了看时钟,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不出我所料,电话瞬间就停止了震动了...但没过一分钟,我手机再次震动了一下,我收到茨木的短信,打开一看,所有短信都写着同样的话:挚友,你在哪?
  只有最后一条短信写着:挚友,晚安。
  本大爷一个大老爷们,真的差点没被这缠人的傻逼弄的哭出来。
  
  本大爷辗转反侧想了一个晚上,最终掏出了手机,删了那张唯一一张我和红叶的合照。
   不知怎么,删了照片之后本大爷的心情突然明亮了起来。
  
  之后本大爷决定恢复以往的态度,只是对待茨木我甚至比以往更加温柔。
  
  “挚友,你生病了么?最近怎么怪怪的。”每当茨木一脸纯洁的问我,我都强行忍住打死他的冲动,一脸微笑(呲着牙)温柔的说道“本大爷这是在关心你啊!”
  
  我俩的事迹讲到这里,各位观众姥爷们应该觉得墨迹的不得了吧...
  
  没错,我们隔壁宿舍的那对狗崽也觉得我们发展太慢,于是他们推波助澜了一下...
  用本大爷最爱的葫芦酒天子笑,把茨木那个傻逼罐的大醉(真是不知道保护自己!)
  
  并且还体贴的绑起来送到了我的宿舍...
  
  舍友们很会看时机,纷纷说有事要做,轰隆一声都出去了,屋子里顿时只剩下我和茨木...
  他还是紧闭着眼睛,面色潮红,嘴上晶莹剔透,还粘着酒水...本大爷一个没忍住,吻住了他。
  
  甜嘴果然是甜的。
  
  也许是本大爷的舌头太灵活,吵醒了他,他微微睁开带着水汽的眼睛,看着本大爷。
  他这样子,本大爷只感觉头脑一热,一股热流窜到身下,而那个,竟然缓缓的站了起来。
  
  到嘴边的肉不吃掉,非好汉!
  
  本大爷激动地快速的脱下自己身上碍事的衣服,颤抖着手解开茨木身上的绳子...
  
  刚解开,茨木这小妖精变立刻用双腿缠住我的腰,手臂也紧紧搂住我的脖子...
  
  这画面似曾相识...
  
  他突然睁大眼睛兴奋地开口说道“挚友!你终于肯和我打架了!”
  
  这大老爷们粗狂的嗓门...
  
  老子听完,瞬间就软了...
  
  各位观众姥爷们请告诉我,爱上这样的傻逼,我该怎么办?
  
  老子根本不想和他打架!老子是想上了他啊!
  
 END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1164)

© 司徒痕 | Powered by LOFTER